1163女人第一次出轨到底有多刺激?-醉文学

作者:admin  •  分类: 全部文章

女人第一次出轨到底有多刺激?-醉文学王冕好学


“小歌,我刚刚在我们酒店,看见慕总跟一个女人进了一间房,1163模样,挺亲密的??”
刚下飞机,高歌就接到这样一通电话,电话那头的白晓冉说得小心翼翼,有点儿试探的意味。
高歌动作一顿,唇角往下压了压,几秒后轻笑道,“我刚刚还跟他打电话,他说他在开会,你看错了吧。”
“是真的!”
白晓冉有点着急,“我把照片发给你看。”
挂了电话,没几秒白晓冉就微信发过来几张照片,照片像素很清楚,一男一女勾肩搭背,正在往客房里进,高歌只看了一眼,就确定上面的男子就是暮云泽。
她呼吸顿了顿,前一秒,她还在想他会不会喜欢她捎的礼物,下一秒,就被一盆冰水彻底浇醒,多可笑。
手指慢慢攥紧手机,她脸上的神色很淡,完全让人猜不透情绪,直到方糖的声音传来,“走了。”
高歌抬起头,眼前模糊了一阵,才看清楚她的脸。
方糖,她的经纪人也是她的好友,一个年轻干练的女人。
对方说着,撑起伞,扬了扬下巴,“车子到了。”
高歌回过神,将手机往包里一塞,拎起袋子里礼物,走到旁边的垃圾箱前,一股脑丢了进去。
方糖怔了一秒,咬牙骂道,“那东西比你的片酬都高,你特么有病吧!”
高歌啧了一声,“我都病了三年了,今儿让我破破财,说不定改明儿就好了呢。”
方糖狐疑的看了她两眼,说道,“要想病痊愈,就跟暮云泽分了吧。”
高歌笑了笑,没说话。
她入行三年,到如今还徘徊在二三线。
其实,也不是高歌长得不好,资源不好。
相反冉莹,她的外形十分出色,演技也可圈可点,问题就出在,她当初跟公司签约的时候,在合约里补了一条,绝不接拍吻戏,裸戏。
一个不接吻戏不接亲热戏,甚至大牌推掉所有应酬的的女演员,在媒体嘴里是清纯玉女,在同行眼里,那就是装,是作,当然也有人说高歌背后有人,不然她不可能一直安然无恙的回避这些,却还能好好地呆在这个圈子。
但是那个所谓的金主,却从来没人见过,谣言就这么扑朔迷离的传着,时间久了,人们就渐渐淡忘了,而高歌本人,也成了这个圈子里“花瓶”的代名词。
高歌对着镜子揭掉面膜,摇头晃脑的想,花瓶有什么不好,长得漂亮,还赏心悦目。
拉开浴室门,刚要出去,房间的灯突然全都灭了。
她吓了一跳,心想该不会是跳闸了吧,这么想着,就黑灯瞎火的摸索着去扳闸刀。
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,阴风阵阵,还真有点渗人,高歌缩了缩脖子,一点点挪着步子,去够墙上的保险盒,手指刚碰到边缘,突然一股强劲的力道勾住她的腰,来不惊呼,下一秒,便被人拦腰抱起,天旋地转就被丢在了床上。
接着一个黑影便压了上来,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中夹杂了些女士香水的味道,莫名的令人心烦。
她裹了一件浴巾,轻松就被他除去,随即又压上来,直奔主题。
他的动作粗鲁又急切,咬得她发疼,高歌忍不住薅住他的头发,喘息道,“轻点。”
他停顿了一秒,接着便是狂风骤雨般到底攻势,高歌意乱情迷间,便被带入了欲·望的漩涡??
云雨停歇,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暧昧因子。
皎洁的月光顺着窗帘的缝隙,悄悄潜入,落下斑驳的光影。
高歌低头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男人,心头微微一动,低头在他耳边吻了一下。
男人皱了皱眉,不着痕迹的推了推她。
高歌顺从的从他身上滑下来,扯起被角,遮挡住胸前旖旎的Chun光,一只手撑着脑袋,弯着唇角,看着男人俊美精致的脸颊,眸中情绪流转,风情万千。
男人的五官很深刻,每一样的都精致的恰到好处,稀薄适中的剑眉,像是水墨勾勒出来的一样,高挺的鼻梁,犹如山峦般陡峭,薄唇微抿,唇峰微翘,唇色淡薄而暧昧,那是一双特别适合接吻的唇。
他的头发略长,没有发胶的固定,软趴趴的搭在额前,因为闭着眼睛,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几分柔和,只有这个时候,她才能毫不掩饰情绪,放肆的注视着他。
时间真快,一转眼,已经三年了,她勾了勾唇角,垂下眼帘,轻轻推了推他。
“时间不早了,你该走了。”
男人皱了皱眉,显然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惊扰美梦,不太愉悦。
他睁开眼睛,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映入眼帘,先是闪过一丝茫然后,又恢复清明。
“几点了?”
他一开口,声音就带着点Xing感的沙哑,十分悦耳。
“凌晨一点。”
“还早。”
他说着,又阖上眸子,动作自然的将她往怀里拉了拉,问道,“这次拍戏在外呆了多久?”
高歌两只眼睛弯成月牙,笑着道,“一个月零七天。”
男人哼笑一声,“你倒是记得清楚。”
“那当然,着急回来见你嘛。”
男人捏着她的下巴,沉声问道,“想我?”
高歌从善如流道,“特别想。”
男人似乎被这句话取悦了,脸上的线条都柔和了很多,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,低声说,“那你还这么着急赶我走?”
“你不怕被记者拍到乱写吗?”
高歌微笑着,眼睛里尽是一片柔情,只是这片柔情,显得有些刻意,而让人觉得空洞,但慕云泽并没有发现。
女人眼里的爱意,跟崇拜,某种程度上说,是衡量男人魅力的一项指标,没人会不喜欢。
“他们不敢,”他捉住她的手,摁在胸口,淡淡道,“陪我再躺会儿。”
高歌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,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声,自己却毫无睡意。
照片的事,她没问,因为她知道在暮云泽这里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那些不是他愿意从她嘴里的听到的。
凌晨三点。
暮云泽掀开被子跳下床。宋笠娜
高歌摁开开关,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。
暮云泽身材很好,他的肩膀很宽厚,肩胛骨上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一伏,标准的公狗腰身材,弯腰穿内·裤的时候,臀部的曲线特别明朗。
高歌记得在哪本小黄书上看过,说这样身材的男人,x欲都比较强。
她仔细的想了想,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:果然很强!
“这么看着我,难道刚刚没满足你?”
男人暗沉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,高歌这才注意到对方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了床边。
高歌讪笑了一下,“没有,你刚刚很厉害。”
本意是推拒的话,结果到了男人耳中,变成了另一种邀请,他的眼神又暗了几分,压下来,咬住她的唇,开始攻城略地。
高歌趁着喘气的功夫,轻轻推开他,语速飞快道,“你不走了吗?”
男人撩开被子,哑声道,“我可以干完你再走。”
??
等到高歌再次回过神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小时后,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,整个人湿漉漉的,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暮云泽只是有些微喘,他小歇了一会儿,坐起身开始穿衣服,高歌披上睡衣,起身帮他系领带,拿包。
暮云泽抬眼,打量着她。
这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,皮肤底子好,白嫩细滑,眼睛大而长,眼尾自然上挑,媚眼如丝,顾盼神飞,随便一个动作,都能勾动男人心底最肮脏的欲·望,男人眼里,这样的女人就是行走的Chun·药。
那时候会什么会选她呢?大约就是因为漂亮,其次就是听话。
一个懂事又漂亮的情人,没有男人能拒绝得了,所以三年了,他也没想过要谁取代她。
他突然想起之前网上流传的照片,突然伸手捏起她的下巴,凝眉问道,“你这次拍的戏里刘杰毅,有一场吻戏,之前怎么没听你说?”
高歌侧眸轻笑,“导演临时加的,借位拍的。”
她说着拉住他的领带,迫使他低下头,踮脚啄吻了一下他的唇,嗓音软软道,“怎么?你吃醋了?”
他从她手里夺回领带,漫不经心的整理了一下,淡淡道,“怎么会,只是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,有点脏。”
高歌舔了一下嘴唇,“你要是怕我被人惦记,不如给我盖个戳?”
“什么戳?”
她仰头冲他一笑,温声道,“云泽,跟我结婚吧。”
男人动作一顿,看了她几秒,像逗弄小动物一样,揉了揉她的发顶,宠溺道,“傻白甜角色演多了?净说傻话了。”
他的声音很平静,高歌却分明听出了几分冷意。
暮云泽错开她走到玄关,拉开门的时候,扭头说了一句话,“你知道的,我讨厌得寸进尺的女人。”
然后郑秋萍,他就走了。
高歌当然知道暮云泽的雷区在哪儿,不然也不能在他身边呆这么多年,她是个念旧却又害怕一成不变的人,平静的生活太久了,连她都觉得厌倦,更何况是暮云泽呢。
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转身回了卧室。
第二天早上十点才醒,她坐起身,在床上迷瞪了半天星际种田记,才披上衣服,顶着乱蓬蓬的脑袋钻进了浴室。
牙没刷完,就听见手机在响,她胡乱擦了一下嘴巴,跑出来接了电/话。
“鸽子,你跟慕云泽怎么回事,你们吵架了?”
方糖劈头盖脸就是一阵质问。
“没啊,”
高歌懒洋洋道,“我只是跟他求了个婚后宫谋生计。”
“求婚?”
方糖的声音拔了八个度,“然后呢?”
“你说呢?”她往沙发上一靠,淡淡道,“不意外的话,可能要分手了吧。”虽然昨晚他什么都没说,但是高歌又不是真的傻白甜,不会听不出那句话背后的意思。
方糖怒骂道,“我说这孙子怎么这么大方,找你做森瑞的代言人,原来是分手费!你跟了他三年,就一单广告想把你打发了,三年白睡了!什么玩意儿!”
高歌掏了掏耳朵,眯着眸子道,“也不算白睡,你不是说给了单广告嘛梦幻倚天。”
方糖顿了一秒,暴躁道,“你是不是缺心眼儿!这三年你要是肯接那些戏危情烈爱,怎么会混到现在这种地步,二B不是?”
“睡都睡了,后悔也没有啊,”高歌倒是一脸轻松,“代言费多少说了没?超过五百万,我给你涨工资!”
方糖??
“我说??你是不是早想跟他分了?”当初爱得要死要活的,现在分手了这么平静?
“我年纪不小了,我要赚钱养老啊。”
方糖??
“合约我还没见着,就是柯木青打电话让你亲自去谈,地址一会儿我发你手机上,记得穿低调点儿,别被人拍到,还有谈判的时候,别心软,该宰就宰,睡了三年,要他一千万都是便宜的。”
“好,知道了方总。”
挂了电/话,高歌将手机丢到一边,回了卧室。
再出来的时候,她已经换了一身装扮,烟灰色的风衣,反扣的鸭舌帽,浓妆艳抹大墨镜,完全就像个不良少女,跟她在银幕前端庄优雅的样子,反差极大。
嘴里塞了颗木糖醇,她舀起手机就出了门。
柯木青不愧是慕云泽身边的人,挑的地方高端大气,高歌进来的时候,险些被拦在门外。
“合约呢?”
“合约呢?”
她往对面一坐,摘下墨镜,开门见山,直奔主题。
柯木青在慕云泽身边多年布兰登巴斯,对高歌这个人也算得上了解,他打开公务包,将一份文件推到高歌跟前,“您先看一下,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,慕总的意思,是尽量满足您的所有要求。”
土豪。
可不就是土豪吗,森瑞科技的CEO,海城杰出的青年才俊,同时还是慕首长的嫡孙,实打实的红三代加富二代,有钱有权,还有实力。
谁会想到,她这个二三线开外的小演员,会和这个大人物维持了三年的地下恋情,却把自己混得还不及现在刚出道的小鲜肉,小鲜花,想想,也够窝囊的。
她垂着眸子,嘴角掀起一丝嘲讽,转瞬即逝,拉过文件认真的翻看完之后,目光落在代言费那里。
三千万,比方糖估测的要高得多,这对她这种身份的艺人来说,可算是天价了。
她什么都没说,拿着笔潇洒签上自己的名字,推了过去,“我跟他就算结束了是吧?这算是分手补偿?”
柯木青扶着眼镜,公事公办的笑了笑,“高小姐很聪明,应该知道慕总最不喜欢破坏规矩的人。”
高歌垂下眼眸,问了一个最实际的问题,“钱什么时候打过来?”
“半个小时后,会支付一半定金,等广告拍好后,再支付尾款。”
“OK,”高歌站起身,戴上墨镜,临走前扭头道,“帮我转告慕总,后会无期。”
目送高歌离开,柯木青利落的将桌上的文件收了起来,拿起手机汇报情况。
森瑞科技。
“她签了?”
会议室鸦雀无声,一双双眼睛,齐刷刷的看着在会议桌上接电/话的男人,他手指优雅的托着手机,语调暗沉。
整个森瑞,都知道慕总在工作上雷厉风行,公私分明,中途接电/话打断会议进度这种事,他从未做过,今天是第一次,不能不让人意外。
“说什么了吗?”
“高小姐就问代言费什么时候打过去。”
慕云泽脸色蓦地一沉,整个会议室的温度都跟着低了下来,“还有呢?”
“??她让我转告您一句话,后会无期。”
“啪——”
他黑着脸将手机反扣到桌上,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屏住呼吸,大气不敢出。
良久,他的声音才恢复如初,“继续开会。”
“叮——”
等红灯的时候,手机短信提示了一下,高歌拿过来点开,扫了一眼,手一抖,差点儿将手机丢出去,个十百千??一千五百万!
她揉了把眼睛,刚才低迷的心情,突然畅快起来。
她舀起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,接通后,语气欢快道,“方老板,换衣服,我一会儿去接你,叫上小白,今天咱也去****。”
天上人间。
海城最大的销金窟,在这里,人们可以撕下白天虚伪的面具,尽情的释放自己的天Xing。
高歌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背心,跟黑色的牛仔短裤,一手托着下巴,一手拿着酒杯,眯着微醺的眸子,看着台上热舞的俊男美女,侧过脸,问酒保。
“帅哥,上面跳舞的,包一夜要多少钱?”
方糖一口酒差点呛死,拉着她咬牙切齿道,“你给我收敛点,我要知道你来这种地方,怎么都不会跟你过来!喝完这杯我们就走!”
高歌扁扁嘴,“问问还不行了。”
“美女。”
酒保将一杯血腥玛丽推到白晓冉面前,指了指不远处一个位置,温声道,“那位先生请你的。”
白晓冉顺着他的指的地方看过去,只见一个身材高瘦,带着眼睛的男人,抿唇一笑,冲她举了举杯子。
白晓冉有点不自在,刚要回绝,高歌接过来,笑着道,“我帮你搞定。”
方糖根本不担心这祸害会被人占便宜,只叮嘱道,“别被人认出来。”
高歌眨了眨眼睛,身姿摇曳的进了舞池,款款朝那个男子走去。
暗处的一双眼睛,深如潭水,一瞬不瞬的看着她,眼底深藏着愠怒。
“先生,”高歌站在男子的桌前,靠坐在上面,微笑道,“我朋友不会喝酒,我代她喝怎么样?”
男子扶了扶眼镜,自上而下的打量着高歌。
比起白晓冉那一身保守的长衣长裤,高歌根本不掩饰自己的好身材,丰·Ru翘臀,大长腿,女人能吸引男人的地方,她比任何人都出色,唯一不好的一点,就是她的妆容太过浓艳,几乎让人瞧不清楚她本来的模样。
其实不止高歌,来这里的女人,大多都是这样的浓妆艳抹,像白晓冉那样的才是异类。
尽管看不清楚长相,单凭这无人能比的身材,也足以让人心动。
男人眼中露出兴味,端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,“可以。”
高歌勾唇一笑,扬起优美的脖颈,冰凉的液体划过喉间,带起一阵灼热。
她将酒杯倒过来,微笑道,“谢谢你的酒。”
她说完刚要离开,男子突然拉住她的手腕,笑望着她,“只一句谢谢就完事儿了?”
高歌不着痕迹的避开他的手,顺着他的话道,“那你还要怎样?”
“坐下聊会儿天。”
高歌低笑,“先生,你可能不知道,我这个人什么都会,就是不会跟人聊天。”
男子眼神微微一沉,皮笑肉不笑道,“你确定?”
“当??”
一股晕眩袭上头,眼前的景物突然开始模糊不清。
高歌心中警铃大作,却来不及做任何动作。
男人起身搂住她的腰,贴着她的耳朵,带着粘腻如毒蛇毒信一样触感的嗓音,阴沉道,“你以为那杯酒是那么容易代的?”
“放开??”
她推拒的手根本没有什么力气,男子勾了勾唇角,扶着她,朝外走去。
“慕总,您在看什么宋笑妍?”
“慕总,您在看什么?”
跟他喝酒的一个客户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,低笑了一声,戏谑道,“吕少的鱼儿又上钩了,可别再玩出命来,不然他老子又要跟他后面擦屁股了。”
暮云泽动作一顿,蹙眉,“什么意思?”
“就刚刚抱着美女离开的那个眼镜男,叫吕峰,他爸是我之前一个合作公司的副总,这小子看着斯斯文文,在床上玩得特别疯,男女不忌,了解他的智勇和尚,都是能躲则躲,凑上去的陈燕翡,多半是想攀高枝儿的,半年前,在新都汇玩死了一个mb,他老子送了不少钱,买通了上面,最后法医给鉴定了个兴奋过度,突发心肌梗塞,但是据内部消息,是被这小子玩死的,身上全是鞭痕,烫伤,下面都给玩裂了,而且这畜生还喜欢用药??”
对方话没说完,暮云泽的阴着脸站起身朝外走去。
“方糖,”白晓冉惊恐的拉了拉方糖的胳膊,颤声道,“小歌不见了?”
“什么?”
方糖一愣,扭头已不见高歌的身影,她脸色微微变了变,放下杯子,就朝外走。
白晓冉也慌张的跟上。
从天上人间出来,高歌的神志已经彻底不清醒了,吕峰将她塞进车里,扯了扯领带,嘴角露出一个恶劣的笑,“宝贝儿,不会让你等太久,我要准备点儿东西。”
高歌迷迷糊糊,温顺的像只待宰的羔羊,分分钟激起他体内施虐的变态欲。
吕峰加快了车速。
“你看清楚了,是那辆车吗?”
方糖一边打方向盘,一边问旁边的白晓冉。
“应该是,出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上车了,我也不确定。”
“不管了,先追上去看看。”
车子一直到星河酒店才停下,吕峰停好车,直接抱着高歌进了酒店。
因为中间一个红灯耽搁,方糖十分钟后才找到这辆车。
车内空空如也,人已经进了酒店。
她不知道对方的身份,也不敢贸然行事,一旦处理不好,高歌的星途就全都毁了。
她解下安全带,扭头对白晓冉道,“你在车上等着,我先进去看看。”
方糖进了酒店,直奔服务台,声音温和道,“美女,能帮我查一下车号XXXX客户的住房记录吗?”
前台美眉抱歉道徐浩嘉,“对不起,这个属于客人的隐私,我们不方便透漏。”
“是这样的,刚刚抱着女人上楼的男人是我的丈夫,如果你不告诉我,我就报警举报你们酒店窝藏卖yin。”
前台小姐嘴角抽了抽,这是遇见无赖了?
方糖顺利的得到了房间号,上了电梯之后,就拿手机拨了110。
“喂,请问是警察局吗?我想举报星河酒店1204有人卖yin??”
刚进屋,吕峰即将迫不及待的将高歌放在床上,摊开袋子里的各种道具,正思索着要先玩哪个,就听见有人按门铃。
他皱了皱眉,只好先扯被子帮高歌盖上,整理了一下衣服,衣冠楚楚的走过去拉开了门。
“有什么??”
话没说话,迎面就挨了一拳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鼻梁骨好像断了。
吕峰捂着鼻子在地上打滚,鲜血顺着指缝跟开了阀的水龙头一样,哗哗往下淌。
暮云泽阴着脸从他身上跨过去,在卧室发现了睡着的高歌。
他不自觉的松了口气,动作略带粗鲁的将她拉起来,高歌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隐约看清眼前的人,有点迷瞪道,“怎么是你?”
暮云泽的火气又涨了起来,他捏起她的下巴,寒声道,“不是我,你想是谁?”
他说话的热气喷洒在脖子上,高歌被撩得痒痒的,忍不住咯咯地笑。
她按住他的后脑勺,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唇,弹Xing十足的触感,让她有点留恋,她抓住他胸前的领带,尾音带着点儿诱惑,暧昧道,“帅哥,一晚上多少钱?”
暮云泽的脸黑了黑,强忍住想抽她一巴掌的冲动,摁着后颈想将她提起来栾馨。
高歌却跟八爪鱼一样缠着他,小猫一样在他耳边继续撩拨,“我技术很好的,你不会吃亏宁丹琳被打。”
暮云泽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。
也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,刚跟他那会儿,高歌那方面纯情的就跟个小白花一样,男女之间那点事儿,是他手把手调教出来的,他能不知道她的斤两?
他阴沉着脸仲维维,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高歌的嘴唇受力嘟了起来。
“有多好?”
高歌凑过去在他唇上啄了一口,小手顺着他的衬衣滑落他的皮带上。
“试试就知道咯。”
暮云泽表情有些隐忍,却没有阻止她的动作。
他想看看,这个在他眼里向来温顺的女人,背着他的时候,到底是有多放浪。
高歌低着头,研究了一下,伸手解开他的皮带,用力往下一扯,直接将他的内裤也一并扯掉了,凉飕飕的空气,吹着屁股蛋子,下身一片光溜溜??
暮云泽??
高歌??
周围变得静谧起来,气氛有一点儿暧昧,也有点儿尴尬,高歌的脸涨得通红,不知道是酒精药Xing的作用,还是因为害羞。
暮云泽刚刚不爽的心情,顿时舒坦了些,刚要开口,就听见高歌犹犹豫豫的开口。
“内个,”她往他身下指了指,仰头天真的问道,“你会不会因为自己大,就多收我钱?”
暮云泽脸一黑,他决定收回刚刚自己那一瞬间的心软。
他按住她在他身下作乱的小手,直接将她摁倒在床上,两根手指掐住她的下颌,嗓音阴沉道,“你就这么点儿能耐?”
高歌不服气的仰起脖子,“我会的可多了!”
说着手指干脆覆上去,用力撸了两下。
暮云泽倒吸一口冷气,她毫无技巧的动作,弄得他又疼又爽,体内的火气蹭蹭蹭往上涨,怒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部变成了欲·火,他现在只想将她压在身下,办了她。
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女人!
“你自找的咒怨新娘!”
他咬牙低骂了一句,低头急躁的咬上她的唇,刚要扯去她的衣衫,只听“砰”地一声,门从外面被踹开了。
“不许动!警察!”
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!

Tagged:

浏览 (2)  •  2018-12-27  • 

读者墙

关于博主

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

联系博主

请叫我吴一迪